Geplaatst: 24th 六月 2018

中荷“一带一路”莱顿经贸论坛

中国北京与荷兰的鹿特丹,一个是“一带一路”的首端,一个是“一带一路”的末端。欧洲当地时间6月22日,针对中荷两国“一带一路”将如何推动两国经贸合作和调动中荷知识产能为两国人民造福,由卓迈集团与“一带一路”荷兰研究发展中心共同主办的首届“一带一路中荷经贸论坛”研讨会在荷兰莱顿假日酒店拉开了帷幕。

中国驻荷兰使馆商务参赞张国胜发表致辞

荷兰驻欧盟议会议员范尼在会上发表讲演

出席与会的中荷两国政府官员及民间团体就当前在“一带一路”经贸活动中所接触到敏感话题各自进行了广泛的研讨,与会者热情盎然、讨论激烈,大家从不同角度对如何推动“一带一路”如期落实和促进,各自发表了不同看法。研讨会由卓迈集团主席郭育芳主持。

多名荷兰商界代表在会上发表演讲。Cabooter欧中专列彼得帕多尔先生介绍了欧中专列在 “一带一路” 中的重要作用。卓迈合伙人埃斯特马尔森女士介绍了 “一带一路” 欧中企业所遇到的相关法律问题和解决办法。卓迈合伙人马丁维杰尔伯格先生介绍了“一带一路”中中荷企业并购可能遇到的问题以及其解决方案。阿姆斯特丹市政发展及经济署亨克贾格斯玛主任介绍了荷兰地产行业发展以及机遇。扬布恩介绍了荷兰可循环能源行业的解决方案以及中国在可循环能源行业的贡献。

论坛中还展开了两场小组讨论。第一场是政界领袖:受邀嘉宾为欧盟-中国贸易协会主席、荷兰资深外交家夏旭恒、国际投资专家及荷中友好协会理事会顾问范德飞、巴黎国际贸易中心董事会成员乔德纳吉。另一场是商界领袖:受邀嘉宾为Karbonik科技公司汉斯克洛普斯特拉、汉能欧洲CEO李明、卓迈合伙人万马丁以及艾斯特女士、新思路物流公司总经理罗伯布雷克曼。

 




Geplaatst: 30th 一月 2018

荷兰成都农业综合体项目推介会

2018年01月25日,卓迈集团与百芳农业集团共同主办的成都荷兰农业综合体项目在荷兰莱顿假日酒店举行洽谈会。参会的中方代表与荷兰公司以及政府代表就成都荷兰农业综合体项目投资建设问题进行了探讨并初步达成多项合作意向。本次会议由「一带一路」荷兰研究发展中心协助举办。

本次会议除主办方卓迈集团及百芳农业集团,协办方「一带一路」荷兰研究发展中心之外,邀请了荷兰先进的农业科技公司(Rijk Zwaan, Delphy, Urban Farmers, Floaring Farm, Niek Roozen design 等公司)、研究机构(瓦格宁根大学及研究所) 及政府官方机构(中国大使馆,荷兰创新中心)在内的十余家机构,共同探讨荷兰农业田园综合体项目在成都落地的方案及项目细节。

四川荷兰农业综合体建设的核心与重点是先进农业科技的引入,在“一带一路”的国家级战略倡议下,项目方及当地政府将重心放在了欧洲传统农业强国-荷兰,并希望通过提供相应的优惠政策及支持,实现荷兰农业科研及商业项目的落地,并打造世界级的世界级的农业科技及产品示范基地、农业科技研究中心以及农产品贸易中心。项目方希望能够与荷兰当地的企业在以下五个领域展开合作:

(1) 针对高科技农业种植业,引入荷兰先进的农业园艺设计,温室系统,育苗育种,农林机械技术;

(2) 农业科技研究及农业技术孵化器的引入,与荷兰瓦格宁根大学以及其他先进农业科技研究所进行合作;

(3) 引入荷兰的农业合作社制度以及农产品拍卖体系,建立中荷农业产业联盟,实现中荷间关于农产品种植及贸易的全面合作;

(4) 关于绿色农业、农业旅游等领域的深度合作;

(5) 中荷农业及农产品企业的投融资合作;

通过洽谈会,综合体项目中荷双方达成初步合作意向:项目将由中方投资、荷方提供技术运营和欧洲市场支持。项目预计于2018年下半年实现初步的落地。

 




Geplaatst: 23rd 六月 2017

莱顿假日酒店收购成功

卓迈国际作为中国投资人的外部财务顾问,成功帮助企业收购了位于荷兰莱顿市的假日酒店(四星级酒店)。卓迈国际全程为稷荷集团提供最优的财务顾问服务,包括项目的前期调查、酒店估值、要约起草、协助谈判等,直至交易的最终交割。

莱顿假日酒店始建于1968年,是欧洲第一所假日酒店。收购标的除酒店主体建筑以外,还包含莱顿会议中心, 以及酒店周围可供开发的土地使用权。中国投资人希望以莱顿假日酒店为平台跨入欧洲市场。鉴于中国投资人自身业务与酒店产业的互补性,中国投资人有信心能够依靠广泛的客户及旅游资源,为酒店注入新鲜活力,实现营业额及利润的飞跃增长。

“随着中国经济的全球化不断加深,越来越多的中国企业开始放眼国际市场并寻找优质的收购资源”卓迈国际创始合伙人郭育芳先生说“尽管近期外汇政策不断紧缩,但是全球并购的浪潮不会消退,莱顿假日酒店的收购就是很好的例子。我们会继续致力于搭建中国企业向国际化跨越的桥梁,为客户提供最专业、最优质的并购服务”。




Geplaatst: 29th 九月 2016

黄骅港与卓迈就鹿特丹港直通航线项目签约

9月29日,南荷兰省卓迈投资公司与渤海新区在参加河北省与荷兰南荷兰省的交流座谈会期间,签署黄骅港与欧洲(鹿特丹港及其他港口)直通航线建设项目合作备忘录。

按照备忘录,双方计划开展渤海新区与鹿特丹之间的PPP(公私合营模式)项目,开通黄骅港至鹿特丹港直通航线,同时,双方还计划共同开发黄骅港与欧洲其他港口之间的航线。渤海新区还与卓迈投资公司签署了共建通航产业园合作备忘录,共同打造通航产业园。

aa1河北省与南荷兰省自2007年缔结友好关系以来,在经贸、水利、环保、教育、农业等领域开展了富有成效的合作。今年5月,两省签署《河北省与南荷兰省2016-2020年合作备忘录》,为未来5年合作谋划了蓝图。南荷兰省省长斯密特在座谈会上表示希望今后两省在水污染治理、土壤修复、设施农业等方面有更加深入的合作。

aa2图片来源:渤海新区政府网站




Geplaatst: 22nd 四月 2016

中国企业海外并购现状—卓迈投资董事长郭育芳演讲实录

4月22日下午,由晨哨集团主办、中国股权投资基金协会联合主办、凯迪拉克全程支持的“第三届中国跨境投资并购峰会暨第二届金哨奖颁奖典礼”在上海举行。会上,来自跨境投资并购领域的学术泰斗、政府领导、商业领袖围绕海外并购的主题进行了系列演讲和圆桌讨论。

卓迈咨询董事会主席郭育芳发表了题为“中国企业海外并购现状”的高端制造行业主题演讲,以下为演讲实录。

郭育芳:谢谢主持人,谢谢王总。非常高兴有机会和大家分享。

关于高端制造业和工业4.0与中国的海外并购这一话题的讨论,其实在去年由晨哨组织的高峰论坛上就涉及过。“投资并购”在这两年逐渐成为了一个时髦的说法。然而在我们日常的实务中,遇到的问题远远多于辉煌的成就。

今天我们来谈一谈中国企业海外并购的现状。当前,我们中国企业在海外的并购存在一种浮躁现象。国际并购的转化率比较低,但是比转化率更低的是并购之后的成功率。现在不论是谈工业4.0也好,制造业复兴也好,还是中国制造业走出去,向全球最高端看齐也好,都是要借用发达国家这些年积累的经验和教训,让我们的制造业少走一些弯路。如果我们怀着浮躁的心情到国外开展并购,这个弯路就可能是无法避免的。

可以说当前很多中国公司从事海外并购是出于财务方面的考虑。上市公司做海外并购时往往会选择体量较大、盈利较高的公司作为并购目标,这样国内的市盈率就会上升得更快。然而在并购过程中,并购目标和中国公司本身却往往缺乏良好的衔接和互动。

我曾经陪一家国内大企业的负责人在法国开展并购,由于项目很重要,我们受到了法国高级官员的接待。当时这位官员问我们:“你们对国际并购有没有经验?并购之后如何重组这个公司?”由于并购标的是法国一家很大的公司,并购意味着对公司管理层的重组。这位中国企业家说:“我们会保留原公司的一切,包括管理层、人员和生产线,另外我们希望产能可以扩大。”这是中国企业家常用的一套说辞。

前几年欧洲市场整体上并不是很乐观。正如刚才提到的这位,中国企业家往往会对目标企业说:“中国市场很大,你可以生产任何产品。我们前来并购,就是要帮助欧洲企业来开发中国市场。我们中国有大量资金和庞大的市场,你暂时面临的困难我们都可以帮助你解决。问题解决以后,你还是你,我还是我,最终可以实现双赢。”这是很多中国企业“走出去“过程中经常用到的一个说辞。这也确实是客观现实。这样的说法对目标企业很有吸引力。但到目前为止,几乎所有的跨国公司到中国开展运营都会遇到各种各样的困难。这体现了什么?体现了中国经济发展的现状和中国企业的特殊文化。这种中国企业文化同跨国公司的文化是有很大差异的。这种差异导致了中国企业在国际化过程中难免遇到问题。

接下来我想谈一谈中国制造业的软肋。现在几乎所有在中国生产的产品都面临产能过剩的问题,不仅是对中国市场的产能过剩,而且是对全世界的产能过剩。这种产能过剩,都出现在中低端产业,高端产业没有产能过剩现象。在高端产业方面,中国是全世界最大的消费国家。我们在欧洲看到的各类品牌,无论汽车工业、奢侈品、食品,在欧洲销售困难的,到中国往往会卖得很好。中国的消费者到欧洲购买名牌,高端的包一人一次可以买五六个。对于欧洲人来说,买这么贵的包应该是由店家先给顾客一杯咖啡,然后慢慢地和顾客说说包的历史和文化。中国人来了以后,可能一个店很快就被买空了。

中国在过去的三十年里积累了很多资产和优秀的企业,但中国的企业文化还是没有达到世界一流企业的深度。现在我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当然也需要我们不断地学习和提高。中国的制造业软肋在于企业过于集中在中低端制造业,缺少名牌,也缺乏关键的技术。很多老外称中国企业的创新是“拷贝创新“。拷贝确实让很多中国企业在国内国际市场上站住了脚,另外拷贝还可以把价格压得很低。欧美企业虽然不能以快速廉价的方式生产,但是研发水平高于中国企业。如果永远跟在别人的后面,那么中国企业永远不可能成为世界领先企业。

什么叫高端制造,内涵是什么?我在欧洲工作生活了很长时间,可以告诉大家,在欧洲的中国企业家的爱国心比在国内的有过之而无不及,我们常常和国内的企业家探讨如何赶超欧美。赶超之前,如果我们的心态没有放正,我们可能会栽跟头。

工业4.0现象并不是这两年才出现的。从十九世纪末第二次工业革命到现在,欧美的工业一直领先于中国。这是由一个精神来引领的——一种工匠精神。工匠精神不仅是德国有,欧洲各国的制造业基本上都有一个工匠精神在为实体产业的发展做支撑。工匠精神的核心就是,制造的时候一丝不苟。如果没有做到极致就决不停下来。这种精神与科技发达与否没有直接关系。几年前,我在北京租过公寓。公寓在城市的中心高档区域。表面来看非常漂亮,然而到厨房一看,水龙头是拧不动的。这个问题其实非常容易解决,与高科技无关。但制造者很马虎,觉得外观上差不多就可以了,这就不是工匠精神。在欧洲企业里的绝大多数雇员,他们在看到有可以改善的地方马上就回去做改善。我们国家的华为现在也有这样的精神,所以它可以做到世界领先。我相信,会有越来越多的中国企业会迎头赶上。当然这需要一个过程。

现在欧洲高端制造的重心已经不再是制造本身,而是制造的目的。制造的目的是满足客户的需求。欧洲企业的制造目标,已经不再仅仅是生产出产品,而是设计出融入了现代社会高科技的解决方案。既然是提供解决方案,生产线的规模大小就已经不太重要了。

一个月前,我在欧洲接待了一个中国制造业的代表团。他们到荷兰和德国看了一些制造业企业。看过之后,有中国企业家有点失望的说:他们的机器还不如我们的机器高级。那么我们生产出来的产品肯定不会比他们的差。既然这样,不如把订单送到中国,由我们中国的企业来生产。经过一番讨论后,发现事实不是那么简单。中国企业虽然具备了制造能力,但是不具备研发能力和品牌效应,缺乏质量保证体系和售后服务。这些都是中国企业需要改进的部分。这种改进对创造良好的市场环境也非常有利。中国企业的海外并购能够在一定程度上帮助中国解决制造业的软肋。这个软肋不仅存在于制造过程本身,不仅是针对中国,也针对全世界。

在海外并购的过程中,中国企业往往会有浮躁心态,那就是过分追求短期的财务回报,而不是追求企业的可持续发展。在这一点上,德国应该成为我们的一个榜样。德国企业很少利用价格杠杆,也很少追求短期的财务回报,而是专注于可持续性发展。从十九世纪末一直到现在,德国制造业的出口都是让全世界各个国家都仰慕的。作为企业家,应该沉得住气、摒弃浮躁,“不愿意赚某些钱”。

我有一个和中国公司合作了三年的德国客户,他们派了技术小组到中国工厂审查产品质量。审查中发现质量不过关。德国企业家说,我们不能就这样让产品进入市场,必须要先把质量提高上去。中国企业家说,我知道我的产品不如你德国工厂生产出来的那么好,但是我的产品在中国依然是最好的。而且,我在中国市场的占有率最大。如果要提高质量,成本就必须同时提高,这样又不能产生更多利润。所以我现在不应该提高产品的质量。德国企业家说,这样你就不能挂我的牌子了。中国企业家说,你拿三倍回报,然后你的股份归我。德国企业家没有办法,只好拿了钱离开中国。但是心里很不舒服,觉得虽然拿到了钱,但是被踢出了市场。这里有一个不可回避的问题:作为企业家,是选择产品质量还是选择财务回报?在短期的财务利益面前,中国企业家很可能不会选择改变。

为了追求财务回报,中国现在出现了PE。我听到有“中国的PE正在VC化,VC正在泡沫化“的说法。中国企业必须要在短期财务利益和产品质量之间做出选择,才能真正走出去,才能立于不败之地。

刚才谈的主要是制造业并购的技术问题。我们现在面临着另外一个更重要的问题,那就是狭隘的文化心理。有些中国企业家会认为,并购后形成的跨国公司仍然是中国公司,要为中国企业家的利益服务。中国公司走出去占领世界市场,中国人必须作为企业的领导。其实不一定是这样,经济全球化下,跨国公司已经不再是中国公司、德国公司或美国公司。哪个跨国公司不是在各个国家设立机构,哪个跨国公司不都有来自各个国家的股东、高管和雇员吗?我称跨国公司为“利益共同体“。我们中国企业应该有“全世界都可以成为我们企业利益共同持有人”的境界。跨国公司依赖着全球的资源。同时,跨国公司不仅仅是为了企业家个人的利益服务,而是创造社会价值,需要有社会责任感。

当中国企业成为跨国公司的时候,社会责任感就应当是全球的,不再仅仅是中国的。全球市场存在着分工。在将来的20年内,中国企业在创新领域总体上可能还不能赶超欧洲和美国,但这没关系,海外并购的核心是把资本和创造能力国际化。可以想像,在将来的10到20年内,中国作为全球最大的制造业基地的地位是不会被撼动的。同时,我们在创新方面不如欧洲和美国,那么就让我们优势互补吧。通过并购把欧洲和美国的创新能力吸收到跨国公司来,这样中国企业就可以参与到世界制造业的潮流当中。

现在中国高端制造业的国际化,是通过金融和资本运作,以并购的方式让我们成为全球市场的一部分。这个过程中,我们还需要一些桥梁,毕竟中国与欧美之间存在着有文化和语言上的差异。这是当下中国企业国际并购当中面临的最突出的问题,我们需要更多有欧洲、美国的背景的同胞作为桥梁,把中国的企业家引领到世界舞台中,也把世界各国的制造厂商引领到中国来。

谢谢大家!




Geplaatst: 2nd 三月 2015

“海外盲目投资并购是中国企业家的弱点”— 卓迈国际郭育芳主席接受德国《企业家》杂志专访

2015年3月,卓迈主席、克莱尔福德国际投资银行集团中国业务执行合伙人郭育芳先生应邀就中国企业家在海外进行投资并购相关的一系列话题接受德国著名杂志《企业家(Unternehmeredition)》的专访。德国《企业家》杂志是专为中小型企业提供企业融资,企业并购, 技术创新和国际扩张的新闻平台,在德国颇具影响力。

郭育芳先生有着近30年从事中欧间跨国并购业务的经验,对于许多进展不顺的并购案例及其原因有深刻的见解。在此次专访中,郭育芳先生针对中国企业的海外并购之路中遇到的问题提出了一些看法和期待。他认为海外盲目投资并购是中国企业家的弱点,服务于中国企业的海外或中国专业并购顾问因商业文化的迥异往往起不到应有的作用,随着中欧贸易往来及技术交流的加深,中欧企业间的全面战略合作势在必得,这时只有起到真正桥梁作用的顾问团队才能帮助中国的企业成功实现并购交割以及并购后整合阶段的企业价值最大化。

具体专访内容已发表在《企业家》杂志2015年3月刊,请参考以下链接:

请点击在线阅读

pdf




Geplaatst: 27th 十月 2014

卓迈与上海杨创签署战略合作协议

卓迈作为克莱尔福德国际投资银行集团中国业务管理合伙人,代表克莱尔福德国际与上海杨浦科技创业中心有限公司于2014年10月27日在上海签署了战略合作协议。卓迈主席兼克莱尔福德(中国)管理合伙人郭育芳先生,与上海杨创总经理谢吉华先生作为代表出席了签约仪式,荷兰对外贸易和发展合作大臣Lilianne Ploumen女士见证了整个签约过程。

yangchuang1 yangchuang3

上海杨浦科技创业中心成立于1997年,是国家级高新技术创业服务中心、国家中小企业公共服务示范平台、上海市高新技术企业、上海市文明单位、上海市企业文化建设示范基地、上海市“质量金奖”单位和“上海名牌”企业。杨浦创业中心以优质服务赢得企业满意,优秀业绩赢得行业领先为发展宗旨,为企业的生存、发展提供创新创业系列服务,包括创业导师服务、市场拓展服务、融资服务、人力资源服务、项目申报服务、专业技术服务、国际化服务等一整套的创新服务,这些服务平台的建立和发展,从企业的实际需求出发,为企业成长提供了强有力支撑和保障,是上海市优秀孵化器,创立了被誉为全国孵化器发展模式之一的“杨浦模式”。

通过签署战略合作协议,克莱尔福德与上海杨创成为重要的业务合作伙伴,共同开展国际技术孵化对接和并购,投融资及更广阔领域的合作。双方将共享客户与信息,在包括跨国技术并购业务、海外并购融资贷款业务、海外上市、企业临时管理、国际资产/产权交易服务平台、金融服务培训等具体领域展开全方位的战略合作。




Geplaatst: 10th 十月 2014

卓迈于厦门“九八”投洽会期间主办2014国际合作与并购服务论坛

由中华人民共和国商务部主办的第十八届中国国际投资贸易洽谈会(简称“投洽会”)于今年9月8日至11日在中国厦门举办。卓迈作为克莱尔福德国际投资银行集团中国业务唯一合伙人,携来自欧美主要国家的合伙人,与中国著名的民间智库王志纲工作室和国经咨询股份有限公司共同主办“2014国际合作与并购服务论坛” (简称“并购论坛”),作为投洽会重要内容之一,也在9月8日下午于厦门国际会议中心隆重召开。

china_meeting_1  china_meeting_2

全球正进入新一波并购浪潮。与全球第五次并购浪潮的“强强联合”不同,第六次并购浪潮的核心是全球技术、品牌、渠道、管理、人才的新转移。中国经济改革与转型需要更加纵深的融入国际化,全面深度的国际化战略是中国企业尤其是中小企业的新生与发展之路;而正在到来的第六次并购浪潮将为中国政府的区域转型升级以及中小企业的国际化征程提供前所未有的战略机遇。在投洽会“把握全球技术转移的战略机遇”的主题下,本次并购论坛致力于:

——打造一个全球并购领导力的对话平台;

——建立一个全球并购的有效信息与沟通的桥梁;

——联合创建一个卓越的、提供全球并购解决方案的智库服务链;

——为中国企业探测国际并购的协同效应并从中创造并购增值;

——通过新一轮国际并购,创建国际经济新秩序。

为期三天并购论坛吸引了超过300名参与者,内容丰富而致力务实,其中包括嘉宾主题演讲,圆桌对话,展台咨询,项目对接会,国际投洽展会以及仅对论坛合作伙伴及部分嘉宾开放的高端闭门会议(“巅峰夜话”)。

china_meeting_3 china_meeting_4

厦门会议结束后,克莱尔福德代表团前往上海进行了为期两天的访问。在访问期间,代表团组织了小型座谈会,与当地产业公司,基金与投资银行的高管进行了针对海外投融资与并购的面对面交流。之后代表团拜访了上海国际商会,与商会领导及其会员企业进行了深度交流并建立了合作的初步意向。代表团最后拜访了中国长城资产管理公司(上海分公司),卓迈作为克莱尔福德中国业务独家合伙人,已与长城资产正式签署海外并购业务的全面框架合作协议。

 

相关媒体报道

 

卓迈主席、克莱尔福德中国业务执行合伙人郭育芳先生主持了论坛圆桌对话,详细剖析国际并购的实际案例,探讨如何更好的抓住全球投资并购的中国机会,打造全球并购服务链。关于论坛圆桌对话的内容,详见王志纲工作室的报道:

【微信平台】 中国开方,全球抓药系列四:三个案例说国际并购

 

卓迈主席、克莱尔福德中国业务执行合伙人郭育芳先生等接受《中国经营报》采访

【新浪财经】 国际并购是获得全球关键技术的重要路径

 

凤凰网就本国际合作与并购服务论坛的专题报道

【凤凰网】海内外专家论剑国际并购 共同探讨中国机遇

 

凤凰厦门专访卓迈主席、克莱尔福德中国业务执行合伙人郭育芳先生

【凤凰网】九八系列人物之郭育芳:中国对跨国公司有吸引力

 

卓迈主席、克莱尔福德中国业务执行合伙人郭育芳先生参与腾讯网访谈视频

【腾讯视频】请点击查看

 

克莱尔福德国际投资银行关于此次大会的通讯稿(英文)

【PDF】请点击查看或下载




Geplaatst: 12th 九月 2014

卓迈在顺德举办“国际并购推动转型升级交流沙龙”

2014年9月12日上午,卓迈作为克莱尔福德国际投资银行集团中国业务唯一合伙人、与王志纲工作室和顺德区经济和科技促进局在北滘文化中心共同举办“国际并购推动转型升级交流沙龙”。

活动上,克莱尔福德国际投资银行集团合伙人郭育芳和王志纲工作室总经理任国刚,通过生动的国际并购案例向出席的40多位企业负责人阐述了国际并购是获取全球关键技术的重要路径,以及介绍了海外并购推动企业升级的方法和案例。

任国刚的“中国开方,全球抓药”的主题,为中国企业的海外并购途径做了生动比喻。而郭育芳介绍说,克莱尔福德针对德国一万多企业做的调研显示:德国境内众多家族企业拥有尖端技术却面临后继无人的局面,迫切希望进行并购。另外,中国企业在国际合作中必须逾越国界,把自己看成全球企业,以市场和客户为导向。

据了解,截止2013年底,顺德赴境外投资的企业累计48家,中方投资额3.2亿美元,其中2013年顺德共有境外投资企业8家,境外投资额度达1.4亿美元,为历年之最。顺德企业投资地区遍布美洲、欧洲和东南亚,包括香港、美国、德国、法国、阿联酋等12个国家和地区。

顺德区经济和科技促进局投资服务局相关负责人表示,顺德企业境外投资仍处于起步阶段,境外投资主体主要以本土具有国际化基础的民营企业为主,相比起“引进来”的外企,“走出去”的顺德企业在数量和投资额上仍是少数。因此,切实可行的跨国并购合作战略与策略将对顺德企业的转型升级有启发和推动作用,而举办本次沙龙就是希望能促使企业通过跨国并购等渠道“走出去”。




Geplaatst: 29th 五月 2014

全球技术并购的战略与操作 – 郭育芳主席参加大庆研讨会并发表演讲 (2014.5.29)

2014年5月29日,卓迈主席、克莱尔福德国际投资银行集团中国业务执行合伙人郭育芳先生受邀参加在大庆举办的研讨会并发言。研讨会主旨探讨大庆的城市建设战略,郭育芳作为唯一受邀的国外宾客,参与研讨会并做了主题为“全球技术并购的战略与操作”的演讲。
郭育芳主席在演讲中指出:中国在过去30年间,国际市场地位已经得到明显提升。发展到目前,一方面,中国的产品遍布全球;另一方面,中国的外汇储备全世界第一。从欧洲来讲,中国形象已经发生了很大变化,而这个变化就产生了新的国际市场格局。分析现在整个世界市场,我们认为现在世界经济是由两个方面构成的,第一,就是中国经济的全球化;第二,就是全球经济的中国化。如果说任何跨国公司想继续保有跨国公司地位,忽视中国市场是不可能的。因此,所有跨国公司和有意愿想继续保有跨国公司地位的西方公司,一定都瞄准了中国市场。对此,郭育芳在讲话中对中国、中国公司及中国高新区等机构在此经济趋势下应该采取的行动做出了建议。

请点击查看或下载发言录音整理稿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