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脱欧对英国及欧洲金融市场影响

一旦英国脱欧,英国银行业可能失去在欧盟其他成员国从事经营的执业牌照,从而流失欧洲客户,欧洲市场份额萎缩。英国的银行可能需要重新在欧盟成员国设立子公司,在欧盟内部进行金融服务,由于欧盟成员国无法提供比伦敦更好的金融服务环境,导致可能需要额外的资金支持以及相关营业额减半。

近一个时期,国际财经媒体热议一个新词“Brexit”,这是任何权威词典都没有查询结果的。通过谷歌搜索,可以发现2750万条相关信息,共同指向一个全球经济都在关注的现象,那就是“英国脱欧”。2月中旬,英国首相卡梅伦从欧盟总部谈判回来,旋即罕见地连夜召集内阁会议宣布将于6月23日举行公投决定英国是否脱离欧盟。自此后,英国脱欧成为国际社会关注的焦点之一,官产研各界均加入了英国脱欧前景及其各种影响的分析研究,可谓莫衷一是。

  政治经济多重因素强化英国“离心”欧盟

英国的身份和定位可谓一言难尽。这个国家既有日不落帝国的昔日荣耀,又有创意创新层出不穷的时代亮点;既是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和二战后国际体系的主要创建者,也是欧盟内部仅次于德国的第二大“块头”成员;既是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的发源地之一,也是危机后经济金融率先复苏增长的西方大国。位于伦敦东部的面积仅一平方英里的金融城(City of London)更是汇集了银行、证券、保险、黄金、期货等各种金融业态,金融生态丰富而金融人才聚集。

二战后的70年间,英国游刃于英联邦、英美、英欧“三环外交”,发挥了超出自身经济实力的国际影响力,那么,英国脱欧的原因何在呢?其一,英国经济表现好于欧洲大陆。英国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据显示,2015年英国经济增长2.3%,经济规模超过金融危机前峰值的7%,就业数据改善,而欧债危机的爆发使得英国国内的疑欧情绪迅速发酵,欧盟应对危机特别是银行业救助措施损及英国的利益。其二,英国首相卡梅伦“作茧自缚”。2015年5月,保守党赢得大选,卡梅伦首相连续执政,大选期间讨好选民的一个理由是为选民争取更多的欧盟利益。一旦坐稳唐宁街10号首相府,卡梅伦左右为难,脱离欧盟不符合他执政利益,留在欧盟则违背大选诺言,经过与欧盟理事会及主要成员讨价还价,卡梅伦决定提前进行英国脱欧公投,以求留在欧盟的胜算概率更高。其三,来自英国政府、学术机构和产业界的疑欧情绪普遍存在。由于政治、经济、宗教、文化和地理等因素,英国事实上长期游离于欧洲大陆,对欧洲一体化持消极态度。1973年英国虽然加入欧共体,但过程充满曲折。即使加入欧盟后,英国与欧盟在经济、移民、税赋等方面多有嫌隙,同时,目前的难民危机、东欧国家移民享受社会福利、巴黎和布鲁塞尔等恐怖主义事件频发为英国脱欧增添了更多不确定性。

2010年9月9日至2016年5月7日,英国近百个民意调研结果显示,支持留在欧盟和选择退出欧盟的受访者比例相当,还有约16%的受访者尚未明确表态。因此,还不能轻易得出英国脱欧是个小概率事件的结论。

  英国经济和金融业将产生多方连锁反应

无论英国脱欧公投的结果如何,这一事件本身带来的不确定性已经开始在经济、金融等各个层面显现。

第一,已经并将继续影响英镑汇率走势。2月中旬,卡梅伦首相宣布公投之初,英国汇率应声直线下滑。英镑对美元的汇率跌至1.39以下,为2009年初以来首次。当前,与2015年11月份汇市行情相比,英镑汇率贬值超过10%。英格兰银行分析认为,各方担忧脱欧公投结果的不确定性是英镑贬值的主要原因。英国汇丰银行研究报告预测,英镑在2016 年将经历“冰火两重天”,倘若公投结果为英国脱欧,英镑对美元的汇率还可能跌至1.15美元。这将破坏调整英国经济以及减少超过经济总量5%的经常账户赤字的努力。

第二,公投不确定性带来英国资产的风险溢价上升。从短期来看,英国脱欧将使英国资产遭到抛售、风险溢价上升,投资者信心、消费者信心和商业信心都会受到影响。从长期来看,失去欧盟单一市场,英国的投资吸引力将逐渐丧失。无论是通过到英国投资以进入欧盟市场的外资公司还是英国本土跨国公司都可能会考虑迁址。外国直接投资的下降会影响到总体投资状况、创新能力和生产力,同时也将加剧不利的贸易形势。德勤会计师事务所针对英国国内主要大企业首席财务官的调查显示,企业认为英国外部金融和经济不确定性已经攀升至3年以来的最高水平。尽管当前商业信贷环境仍然宽松,但企业融资需求开始下降,相关开支决策也多数被推迟至公投之后。英国商业地产部门第一季度交易大幅下降40%,凸显了脱欧不确定性对于需求层面的压力。经合组织秘书长古里亚认为,英国脱欧对于英国经济带来的负面效应相当于增加了一项“脱欧税”。经合组织今年4月发布的报告显示,与仍留在欧盟相比,英国脱欧后到2020年英国经济将下滑3%,相当于向每个英国家庭每年增税2200英镑;到2030年英国经济将下滑5%,相当于向每个英国家庭每年增税3200英镑。这一结论与英国财政部的评估报告基本一致。

第三,对英国证券业的影响不容低估。伦敦证券交易所是英国金融业的重要标志。在伦敦上市的证券种类最多,包括股票以及政府、公共机构、工商企业债券,其中外国证券占50%左右,拥有数量庞大的投资于国际证券的基金。如果英国脱欧,对伦敦证券业的国际化业务影响将较为明显。伦敦是世界上最大的股票基金管理中心,伦敦证券交易所交易的外国股票远远超出英国本土的股票。机构投资者在伦敦证券交易所各市场的股票投资和交易方面占绝对优势,其交易份额在80%以上。欧洲投资机构的持股总值达到大约5.5万亿美元。伦敦管理着几乎一半的欧洲机构持股。英国基金经理们还为包括欧洲国家在内的投资基金管理着7000多亿美元的资产。一旦英国脱欧,客户流失、股票交易下滑、投资管理锐减将使伦敦全球资本首要门户的地位受到严重影响。即使今年3月16日伦敦证券交易所与德意志交易所对等合并,也难以抵消英国脱欧不确定性的影响。

第四,公投可能影响伦敦国际金融中心地位。金融业是英国经济的支柱产业,2015年对英国经济增长的贡献度高达40%。伦敦国际金融中心的成长,历史上是基于英国经济贸易的强大实力,现实上是基于金融监管的国际化。尽管美国经济实力远超英国,但全球金融的中心点仍是伦敦而非纽约,伦敦是世界上资金穿梭最频繁的地方。纽约华尔街的金融从业者约20万人,而伦敦金融城有30多万金融从业者。美国银行持有的总资产占其经济总量约85%,英国银行所持总资产相当于英国经济的近400%。伦敦的工作时间与美国、中东和亚洲重叠,在英国进行的国际交易数量极大,而金融“大爆炸”制度帮助伦敦从一个由受到法律保护的、相对较小的金融机构所组成的古老金融体系转变成了由电子银行、庞大的投资财团以及百万富翁们所组成的现代金融体系,轻触式的金融监管极大提高了伦敦国际金融中心地位。

支持英国脱欧者认为,英国脱欧后可以躲过欧盟更为严格的金融监管纪律,继续获得金融业的竞争优势,吸引金融机构将其业务运营转向受监管程度较低的伦敦。但是反对英国脱欧者阵营则坚持,一旦英国脱欧,英国银行业可能失去在欧盟其他成员国从事经营的执业牌照,从而流失欧洲客户,欧洲市场份额萎缩。外国金融机构将英国作为进入欧盟市场的跳板,而英国脱欧将极大损害这种关系。此外,英国与欧盟贸易联系紧密,有一半贸易额来自欧盟,英国脱欧意味着欧盟共同贸易政策失效,英国必须重新按照世界贸易组织多边贸易规则与欧盟重开贸易谈判,这显然使得英国与欧盟的贸易关系受到影响,进而影响到伦敦国际金融中心及资金避风港的地位。

英国脱欧公投的不确定性还引发了金融科技企业的担忧。近几年,金融科技(FinTech)成为全球金融业发展最快的部门之一,并成为伦敦国际金融中心业务成长的新亮点。2015年伦敦金融科技业吸引外资近7亿英镑,营业收入达66亿英镑,超过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和纽约金融中心。伦敦金融科技从业人员数超过了新加坡、中国香港、德国和澳大利亚的总和。当前,不少金融科技公司如转账公司、众筹平台、互联网金融企业等首先选择伦敦,旨在与传统银行以及金融服务公司竞争。根据英国路透社对10家伦敦金融科技企业的采访,这些企业均对英国脱欧表示担心,可能会丧失欧盟其他成员国的客户、科技人才以及资金支持,其中有7家表示可能将总部迁走,2家表示留下,1家不置可否。英国财政部金融科技特使博比奇称,如果英国脱欧,伦敦金融科技企业会对总部、人员及业务活动进行一些重新设置。

欧盟经济及金融市场合作机制受到冲击

关于英国脱欧对欧盟经济及金融市场的影响,市场分析人士有不同看法,支持脱欧者认为可以减轻英国对欧盟援助的负担,事实上英国每年向欧盟净支付仅130亿英镑,但获得的回报远远高于此金额,更为重要的是英国作为欧盟第二大成员,可以分享欧盟统一大市场带来的货物、服务、人员和资金的四大自由流动,同时独享边境管控和英镑发行等权利。英国脱欧对欧盟经济及金融市场的影响可能表现在如下方面:

首先,欧盟政治经济合作机制受到冲击。如果英国最终选择脱离欧盟,意味着二战后欧洲主要国家历尽艰辛建立的政治经济合作机制将遭遇前所未有的冲击,欧盟的政治和经济一体化进程也将在一定程度上停滞甚至倒退。英国的经济地位和对外影响力足以将欧盟分裂为“核心成员”和“外围成员”两个阵营,德国和法国进一步巩固“核心国家”地位,而意大利、比利时等虽为欧盟创始成员国,但只能停留在“外围成员”梯队。欧盟曾一度被国际社会认为是最成功的政治体制,但在国际金融危机、欧洲主权债务危机、希腊债务违约、难民危机、恐怖主义威胁等近年来集中爆发的具体问题上,欧盟各成员国出于维护自身利益原因难以协调立场,无法形成有效解决方案,导致欧盟维护各成员国共同利益的能力备受质疑,欧盟本身也成了官僚主义、效率低下的象征,成为英国脱欧者的把柄。目前,卡梅伦首相已经以此为要挟迫使欧盟进行改革。无论脱欧公投的结果如何,为避免欧盟和欧元区出现分崩离析的风险,保持欧盟内部政治生态平衡和金融稳定,欧盟和欧元区必定会采取措施加以应对。

其次,欧盟努力构建的金融监管体系受到影响。欧盟成员国领导人、工商界领袖多数认为,英国脱欧是英国和欧盟金融业稳定面临的最大风险。英国一旦离欧,将会对欧盟投资者信心造成影响,并且欧元还会继续贬值。欧元汇率的明显下跌会给欧洲央行当前的扩张货币政策带来挑战。英国作为欧盟成员国的身份,其力主金融业对外开放、改革金融监管的政策增强了欧盟金融业的活力,英国脱欧的争论可能会将欧盟金融市场面临的潜在风险放大。此外,一旦英国脱欧,英国和欧盟之间需要达成新的金融服务协议,其内容将会面临众多不确定性,比如英国公民持有往来欧盟的“金融护照”将不那么好使,而根据现行的欧盟“金融护照”体系,金融从业人员可以在欧盟28个成员国自由选择工作。此外,英国需向欧盟支付一定费用以获得市场准入权,但对欧盟金融监管规则无法享有决策权。

最后,英国与欧盟金融机构业务均受到波及。欧盟金融机构希望英国留在欧盟,根据现行金融管理制度,欧盟成员国之间银行可以单独运营业务,伦敦银行可以向欧盟所有成员国客户出售金融产品和服务,仅此一项的每年营业额约200亿英镑,其中对欧盟实现金融服务顺差160亿英镑。相比较之下,瑞士虽然与欧盟建立欧盟自由贸易区协定,但其金融机构不能直接向欧盟成员国出售金融产品和服务,而必须在欧盟成立子公司。如果英国脱欧,英国的银行可能需要重新在欧盟成员国设立子公司,在欧盟内部进行金融服务,这还需要额外的资金支持,但相关营业额可能减半,因为欧盟成员国无法提供比伦敦更好的金融服务环境,如银行配套设备、金融法律、银行会计、金融咨询服务、优惠金融税收、金融从业者的奖金封顶、银行工资限制规定等。

总之,英国脱欧对欧洲经济和金融的影响是多方面的。一旦英国脱欧,有可能对英国和欧洲劳动力市场管理架构、金融从业人员流动模式、对外贸易、金融监管体制和国际资本流动机制等方面带来不确定性的变化。相反,如果英国选择继续留在欧盟,英国和欧盟各方将会虚惊一场,但脱欧公投活动本身对英国和欧盟金融业的伤害尚需一些时日才能恢复。

企业跨境并购诊断及建议

我们以在线互动问卷的形式了解您在实施海外并购中所涉及的相关问题,并在3个工作日内为您提供免费的诊断及建议。

开始诊断

2016年第四季度简报

newsletter

查看更多简报

阅读本简报